导航菜单

【古典情缘】月下红雁(42)

真钱捕鱼官方网站

  小月嘻嘻一笑:“那些茶水听宋府丫鬟说,是从西域运来的,味道可怪了,我喝了一口,险些闹肚子。”

  白鸿雁揉了揉脑袋,恍惚道:“我记得喝了那茶后,便什么都不记得了......”

  他两次在外昏迷,醒来后又莫名其妙的回到家中,只觉古怪之极。

  他看着小月,蓦地里想起月娘和他说的话,想到此节,不由得心头一愕,内心隐隐有个答案,可是这答案实在太可怕,无论如何他都不愿意再想下去,心道:“千万别胡思乱想,小月在这世上孤苦无依,又待我这般好,怎可瞎起疑心?若是让她瞧出来,岂不是伤了她的心?”他一想到月娘,心中又是一奇,好似刚才听到小月叫她“姐姐”。

  只见小月倒上一杯茶,递到他手中,神色凝重地道:“公子,那宋府你最好不要去了。那个宋老爷是后山的强盗头子,那日来了一伙贼人,估计是他的仇家,放了一团迷魂烟,大伙儿便都晕了过去。”

  白鸿雁听了,心中更乱,忙问:“宋小姐去了哪里?”

  小月道:“你的宋小姐回家去了。”

  白鸿雁不禁忧虑,道:“那她会不会有危险?”

  小月笑道:“你放心,宋老爷是老江湖,自然会保护好她的宝贝女儿。”

  白鸿雁站起身来,一时间还是觉得头晕目眩,小月搀着他走出房舍,却见府内的嬷嬷各个笑脸盈盈,这大宅中好似过年了,一番热闹气象,嬷嬷忙忙碌碌,刷墙漆门、杀猪宰羊,似是迎来了什么大喜事。

  白鸿雁上前询问,才得知这几日家里的厨房中,莫名其妙出现了许多金元宝,不仅为父配药的钱不再短缺,还富裕出许多银两,足足够白府上下吃上好几年。

  白鸿雁倍感奇怪,便道:“这不会是哪个路人丢失的钱财吧,咱家还是不要乱用人家的钱财。”

  小月挽着他的胳膊,笑道:“公子请放宽了心,所谓好人有好报,这些银子是老天爷为咱白家降下的福报!”

  白鸿雁听了,心中仍是不安。

  小月知他秉性实诚,想了一想,便道:“公子,老爷一生为官公正廉明,定是哪位受了他恩惠的人,知恩图报,又不肯透露姓名,便偷偷将金元宝放于家中,咱们就别拂了人家好意。”

  白鸿雁茫然摇了摇头。

  只听小月又道:“公子,家里有了钱,你便安心在家读书,不用去宋府教书了。”

  白鸿雁呆了一下,没有回话,心道:“便是一分钱也没有,我也愿意每日见到月娘。”

  他一想到宋红月那娇美的女儿装扮,想着二人在一起的每一寸时光,竟致倾倒难以自持,只觉能瞧她一眼,听她说一句话,便喜乐无穷了。

  一会儿又想到大夫人和金家小姐那番话,想到宋红月刚见他醒来,便匆匆而去了,又是一阵患得患失。

  他与宋红月之间的情意,两人都是不知不觉而萌发。

  其实他年纪尚小,对男女之情只是一知半解,但每人一生之中,初次身陷在情网中的男女便是如此,对情人的一言一动、一颦一笑,无不留心在意,神魂颠倒,如痴如呆,及至只是分别片刻,也会不可抑制的胡乱猜想。

  小月在旁瞧着,岂能不明白他的心思,一时心里酸溜溜的,阴阳怪气地道:“你是不是在想你的宋小姐?”

  白鸿雁霍地清醒,脸一红,板着脸道:“小月,你扮成宋府的丫鬟,实在是太顽皮了,以后可不许在这般胡闹.....还有,你怎的称呼宋小姐做姐姐?”

  小月笑道:“我俩甚是对脾气,便义结金兰了。”

  白鸿雁听了,心里却是一阵欢喜,便道:“他家遭了歹人偷袭,也不知怎样了?于情于理,我是否该去问候一下?”

  小月微微摇头,道:“这才刚刚分开,就想见她了?放心吧,我答应了宋小姐,明日将你带去见她。”她用手摆弄着一绺头发,低着头又嘟囔一句:“公子,这人间万紫千红,你又何必单恋一枝花......”

  白鸿雁干咳了几声,道:“妹子.......我刚刚醒来,得去见见父亲母亲。”说着,急匆匆去拜见父母了。

  然而,父母与他叙话间,从未提及半句关于他昏迷之事,他一时更是迷惑,可一想到自己瞒着父母去宋府教书,便也不好当面提及此事。

  如此过了一日。

  次日清晨,白鸿雁刚一起床,见小月已然醒来,端着脸盆笑道:“公子,快快梳洗,咱们去宋府!”

  白鸿雁瞧着倒新鲜,梳洗一番,和小月吃了早餐,便带着她一同前往宋府。

  他们路过平康街,但见街头上依旧人潮涌动,热闹非常。

  小月探头张望一番,即没有看见摆摊算命的灰仙,也没有看见摇扇说书的黄先生,心里有些失望。

  她不由得一出神,心里想着:“现在我在白府,尚可命令灰仙为白府送金元宝。可待到中秋佳节后,我便走了,白府往后的日子可怎么办?那白老爷只有一年寿命,若是白公子皇榜高中尚好,若是落榜了呢?他和白母孤儿寡母两个人,怎么过活?白公子纵然才学非凡,会写好文章,可他不会写拍马屁的好文章啊!这世道,很难容下白公子这样的人......”

  想到这里,她登时忧心忡忡,忽见前方有一个装潢考究的古玩字画馆。她看了半晌,蓦然间心念一动,便道:“公子!你开办一家字画店铺可好?”

  白鸿雁一愣,道:“那些日子我在桥头替人抄书写字,也只是赚了些微薄的铜板。”

  小月笑道:“世人皆是不求甚解,附庸风雅,公子文章写得好,老爷尚有这么多墨宝文集,只需有个好门面撑着,价钱便能翻上好几翻。”她一面说着,心里还想着:“黄先生即会说书,也擅长作画,请他来张罗一番,再请那灰仙带点财运来,白家的字画店必定生意兴隆!”

  白鸿雁听了,只道是小月异想天开,只是摇头微笑,忽然想到一件事,便道:“你倒是提醒我了,往后,我得教你读书写字。”

  便在这时,小月鼻子嗅了一嗅,似闻到一股子千年大蟒蛇的气味。她登时心中一凛:“难道柳仙来了雾城?”

  白鸿雁见她突然神色凝重异常,便道:“妹子,你怎么了?”

  小月淡淡一笑:“没事......”

  白鸿雁微觉奇怪,也不再问,二人继续前行,来到了宋府门前。

  小月上前敲门,半晌过后,出来一个丫鬟,见了白鸿雁,面无表情,只是冷冷的道:“白先生,最近几日小姐家中有事,你先不用来教书了。”

达到当天最大量